多次疯狂后,她软在床上低声乞求,你有老婆,我不愿再做小三


情人节的夜晚,总是充满甜蜜的气息。大街上,到处都是时尚又登对的年轻情侣,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

  从公交车上下来,季半夏望望马路对面的豪华酒店,将身上的羽绒服裹得更紧一点。

  没有人知道,在她长到脚踝的羽绒服下,只穿了一件丝薄的低胸睡裙。睡裙里面,是完全的真空状态。

  深深吸了口气,季半夏的心跳开始慢慢加速。

  今晚,她就要彻底的交出自己。

  和男友欧洋相恋四年,哪怕他百般纠缠,软磨硬泡,她始终守着最后一道防线,今天,她终于下定决心答应欧洋,在情人节的夜晚,给他完整的自己。

  长长的走廊寂静无声,厚厚的地毯吞噬了季半夏的脚步声,她没来由的有些心慌,摸摸烧红的脸颊,她缓缓走到1808号房间门口。

  欧洋说,他会在1808号房间等她。他说,这个夜晚,会是最浪漫最完美的。

  心跳如擂鼓,羞涩,甜蜜,紧张,还有莫名的恐惧。季半夏看着紧闭的房门,犹豫了半晌,才轻轻从口袋里掏出房卡……

  “唰唰唰……”浴室里传来响亮的水声,磨砂玻璃的浴室里,隐隐绰绰透出一个男人赤裸的背影,季半夏只匆匆扫了一眼,就慌得别开眼睛。

  欧洋他……正在洗澡。季半夏有些心慌地裹紧羽绒服坐在床边,床对面的大镜子,清楚地映出她的影子:

  一双清透灵动的眸子,波光盈盈,写满了少女的期待和忐忑。

  此刻的她,美的不像话。

  欧洋见了,一定会喜欢吧?季半夏垂下眼睫,忽然想起欧洋的话:“半夏,羽绒服下面什么都不许穿哦!进了屋,你就脱掉羽绒服,如果害羞,你可以钻进被子里。”

  “咔嗒……”浴室里传来轻微的响动,水声停了。

  季半夏一个激灵,慌得猛的钻进被子,连头带脚,遮了个严严实实。

  房间里温度很高,季立夏裹着被子热得难受,心念电转,她在被子里脱掉羽绒服,轻轻扔到墙角。

  欧洋一定没猜到她会这么乖吧?……季半夏一颗心跳得几乎要蹦出胸腔了。

  侧耳听了一会儿,浴室里响起细细的嗡嗡声,似乎是电动剃须刀的声音。

  浴室的门打开了,季半夏猛的闭紧双眼。

  虽然已经想好要怎么做,可她还是紧张,紧张得腿都在颤抖。

  地毯上有极轻微的脚步声,定定的停在床头。一股极强大的压力感扑面而来,季半夏被这气场逼得鼻息都重了几分。

  突然,一阵钻心的剧痛,她的手腕被人死死扼住!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低沉而磁性的男声,冷冽得如同窗外的寒风,瞬间将季半夏的理智击得粉碎。

  不是欧洋!这不是欧洋的声音!

  她猛的睁开眼,惊骇地朝男子看去。

  床边,高大的男子正俯身看她,眼睛幽深如千年古潭,英挺的鼻子和下颌的线条都锋利得叫人心惊。

  那双眼,似乎一直看进了她的心底。

  “啊!”季半夏本能的尖叫一声,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摆脱男子的钳制。

  男人皱皱眉,眼神不动声色地扫过滑落的被子,以及她暴露在空气中的曼妙身躯,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你怎么进来的?”

  他没有提高声调,甚至气息都不曾有丝毫的紊乱,可那双冰冷严厉的眼睛,却让季半夏冷汗如雨!

  这个男人浑身的气息都在说明一件事:他不好惹!

  季半夏已经处于魂飞魄散的边缘,甚至连自己春光外泄都没意识到,只是拼命想要挣开男人。

  说好的欧洋呢?说好的初夜呢?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房门突然被大力撞开,季半夏还没反映过来,一群人已经冲了进来。

  长枪短炮,镁光灯闪个不停,刺眼的白光晃得季半夏双眼生疼,被子在刚才的打斗中滑到了床下,她狼狈的捂住胸口,慌乱中,竟找不到可以遮蔽自己的东西。

  一件黑色的大衣被扔了过来,季半夏感激的看向身边的男人,却见他压根没正眼看自己。

  他闲散而倨傲地站着,虽然身上只腰间一条浴巾,那神情,却傲慢得如同君临天下的帝王。

  “傅斯年!放开我的女朋友!你是华臣老总又怎么样!有钱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吗!”欧洋从记者背后钻了出来,神情十分愤怒。

  季半夏死死盯着突然冒出来的欧洋,一双大眼睛,被震惊、耻辱和愤怒填得满满的。

  原来,这场戏是欧洋安排好的!原来,她只是个诱饵!是欧洋和那群记者设下的圈套!

  虽然她极力的想要忍住,两行热泪还是从眼眶中滑落下来。她想怒骂,嗓子却哽得完全发不出半点声音。

  季半夏裹紧身上的大衣,一步步缓缓走向欧洋。

  她脸上的表情太过惨烈,记者们都惊得忘了按快门,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欧洋脸上换上心疼的表情,朝她伸出手:“半夏,别怕,我会……”

  “啪!”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在欧洋脸上,季半夏狠狠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这就是她的好男友!说好了等她毕业之后就结婚,会一辈子对她好的男友!

  这一耳光极重,欧洋被打得眼冒金星,只觉得鼻子里流出温热的液体,伸手一摸,竟是鼻血。

  他狼狈的擦着鼻血,还想伸手去拉季半夏的胳膊。

  “别碰她。”围着浴巾的高大男子架开欧洋,将季半夏拉到自己身后:“谁敢动我的未婚妻试试?”

  未婚妻?记者们对望一眼,镁光灯又开始闪了。

  “傅斯年!你不是早就和林氏地产的千金顾浅秋订婚了吗?季半夏什么时候成你未婚妻了?她是我的女朋友!拿开你的脏手!”欧洋有点慌了,觉得局势开始超出自己控制了。

  季半夏看着挡在她身前的男人,高大的身躯,有着不可思议的安全感。

  傅斯年,原来他叫傅斯年。

  傅斯年扫了欧洋一眼,清清淡淡道:“季半夏是你的女朋友?你问问她,看她承不承认。”

  季半夏朝欧洋看去,他英俊的脸被鼻血染得乱七八糟,看上去滑稽可笑,而又令人恶心。

  这就是她爱了四年的男人吗?她不知道他处于什么目的,才抛出她做诱饵,对付这个叫傅斯年的男人。但她能肯定一件事:欧洋从来没有爱过她!

  心,痛得如同要撕裂一般。那些过往难道都是假的吗?滚烫的誓言犹在耳边,一转眼,所有的甜蜜都被他撕得粉碎!

  泪水又情不自禁的涌了出来。季半夏清清嗓子,拼命的控制住自己的声音:“斯年,这个男人是谁?我不认识!你快让他们走吧!好好的夜晚,被他们破坏了,实在太讨厌了!”

  她冰凉的手掌,颤抖地挽住傅斯年的手臂,她真怕自己坚持不住,瘫倒在地。

  记者们面面相觑,都有点晕菜了。

  之前欧洋给他们爆料,说华臣的老总在酒店玩女学生,还给了他们每人二十万,让他们过来抓现场。

  华臣老总的丑闻,这绝对是头版头条啊!何况还有二十万的巨额辛苦费,傻子才不来呢!虽然说华臣老总不是那么好得罪的,但二十万,总以让一帮小记者铤而走险了。

  谁料到会整这一出?

  “听清了吧?都给我滚出去。”傅斯年面无表情,语气虽没有一丝波澜,却无端让人感到一股杀气。

  季半夏不由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城府实在太深了,面对这么多镜头,他竟能淡定到这个程度。

  记者们都匆匆撤离,顺便拖走了心不甘情不愿的欧洋。

  满室寂静。傅斯年也不看她,径直走到床边的软凳上,拿起衬衫开始往身上套。

  季半夏瞟了一眼他赤裸精壮的胸腹,突然心慌起来。

  她在墙角找到自己的羽绒服,慌慌张张的套上,又将脱下来的大衣还给男人:“傅……傅先生,谢谢你的大衣。”

  傅斯年一只手扣扣子,一只手接过大衣。

  黑色的羊绒,越发衬得他的手指修长有力,麦色的肌肤,光滑而健康。指甲修剪得短短的,十分干净整洁。

  傅斯年接过大衣,拿起软凳子上的长裤,那架势,竟没有半点要躲避季半夏的意思。

  气氛太尴尬了,这算什么?

  季半夏的脸腾的红透了:“那个,我先走了。再见!”

  “不如我们做笔交易?”傅斯年停下动作,看向季半夏。

  他的眉峰低,眉毛又生得浓密,一双眼睛隐藏在眉毛的阴影里,显得格外幽暗神秘。

  “是让我假扮你的未婚妻吗?”季半夏马上反应过来,问道:“刚才不是已经演过了吗?”

  “不,真正的未婚妻,明天发新闻通稿宣布订婚,一个月后结婚。”傅斯年说的轻描淡写,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季半夏吸了口气,盯紧傅斯年的眼睛:“你就这么笃定我会答应你?”

  “你不是恨那个男人吗?我给你一个报复他的机会。”傅斯年的声音磁性好听,季半夏却暗暗心惊。

  难怪刚才他敢说出“季半夏是你的女朋友?你问问她,看她承不承认。”这种话,他早就拿捏住她的心思了。

  心思缜密,观察力极强,善于利用别人的弱点。季半夏在心里默默的将傅斯年划到“腹黑男”的行列。

  “只是法律上的夫妻,我不会碰你。除了新婚前三个月必须住在我的公寓,其他的事情,你都拥有完全的自由。你甚至可以交男友。”傅斯年的语气很笃定:“你应该知道,如果不这样,我们俩都会身败名裂。”

  是啊!谁会相信她是被男友陷害的?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和一个只围着浴巾的男人,深夜独处一室,谁会相信他们是清白的?

  季半夏只觉得头痛欲裂。

  傅斯年看着季半夏苦恼不堪的样子,唇角微微一勾:“给你一个晚上的考虑时间。”

  说着,他递给季半夏一张名片:“考虑好了,打我的电话。”

  季半夏会给他打电话的。对此,他深信不疑。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精彩)

↓↓↓↓↓↓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