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引发对乒超价值的思考


今夏里约奥运会,中国乒乓球队荣耀包揽四金,实现了北京、伦敦、里约三届奥运包揽12金的“超级三连冠”,但形成强烈的反差的是,10月15日将在山东滨州揭幕的2016乒超联赛总冠名竟无人问津,再次“裸奔”。超级水平的联赛被市场冷落,引发人们对乒超价值的思考,联赛走过了近20年,怎么还能在成绩彪炳、不缺明星的形势下遇冷?令人困惑。

市场弄潮 联赛还需细心打造

虽然乒超联赛冠名未获企业青睐,曾曝出过千万转会费的转会市场依然热闹非凡。联赛前,刘诗雯以699.6万元成为新标王,她的新东家武汉安心百分百豪砸1244.32万签下三位球员。

但热闹之外,许多棘手问题依然存在:联赛收视率不高,观众少且忠诚度低,市场开发滞后,俱乐部等各方利益配置不协调,积极性受挫,存在资源浪费现象,缺乏长远目标等不一而足。最大的问题是,联赛的综合开发水平低,使得乒超不能吸引市场的眼球,这也让球迷和媒体对今年乒超并无许多期待。

事实上,中国乒协和各个俱乐部为办好乒超进行过许多探索和尝试。比如,双色球,灯光秀、包厢式看台,又如转会政策、7分制决胜等。信心满满的中国乒协去年还有大动作,委托北京产权交易所和华奥星空共同搭建的体育产业资源交易平台,对2015中国乒乓球俱乐部超级联赛相关权益公开进行招商。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主任、中国乒乓球协会副主席刘晓农曾就招商表态,“相信投资人的眼光,相信市场的力量,相信广大球迷的热情”。

结果,乒超联赛3000万元的打包价无人问津,这让中国乒协很受伤。于是,今年乒超不再公开挂牌招商,一定程度上也与奥运年时间不够充裕有关。从去年招商的结果看,反映了乒乓球联赛的吸引力在降低。一个企业要拿出这么多钱赞助,但乒超联赛给予的市场回报价值能超过3000万元吗?至少今年市场继续表示怀疑。

有业内人士认为,3000万元对于云集了中国乒乓球队一线主力以及全球顶尖乒乓球高手的职业联赛,比如今年就有马龙、丁宁、刘诗雯、朱雨玲等世界名将参赛,其实并非天价。中国国球的无形资产其实远远不止3000万元,问题是乒超如何在目前环境下冲破市场瓶颈。

实现初心 改革还需踩准步点

中国乒超联赛的前身是1995年诞生的中国乒乓球俱乐部赛,比赛实行赛会制,2005年后开始重大变革:固定主场,固定赛季,球员转会,外援引进等制度逐步建立形成了基本的雏形。

应该说,乒超联赛就国家奥运争光战略而言,对于挖掘培养留住人才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同时,乒超联赛使得国内运动员收入明显提高,海外兵团的规模大幅度缩小。与此同时,一批国外顶级运动员也在联赛中亮相,包括波尔、奥恰洛夫、柳承敏、朱世赫、水谷隼、冯天薇等。通过乒超比赛,中外球员彼此增加了了解,日本名将水谷隼就说,原来很恐惧中国选手,比赛碰到中国选手就特紧张,后来通过乒超联赛熟悉中国选手,再比赛就能放开了。其实,这也是中国“养狼计划”的体现。

前世界冠军、现任乒超鄂尔多斯队主教练刘伟说,中国乒超联赛创办的初心达到了预期,培养运动员,留住运动员的核心目的实现了。下一步的目标应该思考,如何让中国的乒乓球市火起来,让中国乒超联赛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中国的高水平乒乓球比赛应该走向世界,把乒超主场搬到国外,这不仅仅是乒乓球比赛,也是一种中国文化的输出。中国的乒乓球对于国外观众来说是神奇的,外国球迷有渴望与期待。作为一个乒乓人,很愿意为改革乒超做出些积极探索。

刘伟认为,乒超需要一个系统的调整,改革不是一蹴而就,也不是在哪一个点上改一改的事情,乒超办赛管理是一个系统工程,要有一个长期的规划,短期的目标。

广开思路 冲破传统体制制约

乒超没有主冠名赞助商,被认为是乒超联赛职业化程度较低的一个标志。乒羽中心主任刘晓农去年就直言乒超在职业化方面存在很多问题,改革成当务之急。乒超市场化举步维艰,国乒总教练刘国梁一语道破天机,中国乒乓球现行的“双轨制”让乒超改革始终受到制约和局限,同时强调让乒超出彩要多动动脑筋。

所谓“双轨制”,就是要乒超绝对让位于国家队比赛任务,只要逢奥运年或全运年,乒超赛程必须让路。比如今年乒超联赛只能在奥运会后10月中旬开打,12月底结束,第二阶段主客场淘汰赛改为赛会制,几天内打完。

时间是节约了,但赛会制必然使得各俱乐部主场利益受损。常规赛阶段,每个俱乐部各有9个主场,但最为关键的决赛阶段,却无法利用主场做市场推广,收入也会受到影响。由于缺少话语权,赞助商的利益很难得到充分保障。目前,乒超俱乐部对队员只有使用权,并无所有权。使用权也只是在短短的联赛时段,很难给俱乐部带来实质性的收入或影响力。此外,俱乐部还无升降级压力,输赢无所谓,观众很难欣赏到“玩命打”的超级比赛。有球迷认为,乒超的关注度甚至不如世乒赛直通车。

中国乒协与乒羽中心合二为一导致职能模糊:既制定政策规则,又指导监督;既要保证国球的竞技水平,世界大赛成绩优异,也要参与职业联赛市场经营与管理。行政主管的角色决定了不可能按照利润最大化的原则领导乒超进行商业化运作与经营。乒超是官办的,球员是国有的。因此,探索推进体育职业化近20年的中国乒超联赛,还不能说走出了初级阶段。

从长远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思考乒超的市场价值,中国乒协应该积极推动改革,培养出合格的独立的 ‘乒超公司’联赛经营实体,按照体育产业的规律去运作经营乒超。

记者通过几年的观察,乒超赛场的比赛以及与观众球迷互动的节目过于老套平庸无奇。现如今任何一项竞技运动,单靠比赛不靠包装是很难引人关注的,其实,乒超有大把的球星,乒乓球且有最好的群众基础,有上千万数量级的“乒乓朋友圈”,只要找准定位,何愁制造不出亿万人关注的“乒超明星”?乒超怎么包装,考验其合作伙伴中视体育的本事了!

刘伟深有感触地对记者说:“乒超是赛场,也是秀场!”如果真正理解透了,乒超实现价值也就在其中了。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